Contiki是一个鲜为人知的IoT操作系统,它能够被人们真正接受的最大原因在于它的体积很小、功能强大、轻便、免费和成熟等特性。现在它主要是用在传感器、追踪器和基于网络的自动化系统等领域。

毋庸置疑,你几乎可以将任何东西链接到计算机网络上,这一点其实并不难。例如: Light bulbs、Thermostats、Coffee makers,甚至是Badgers。

Contiki 的由来

在默默无闻的时候,开发者在Badgers身上花了大量的时间进行研究,这一系统可以让生物学家和动物学家的行踪和下落不易被暴露出来。就拿 GPS 来说吧, GPS 并不能在地表以下或是封闭的环境里正常运作。大约5年前,牛津大学研究员 Andrew Markham 和 Niki Trigoni 发明一个可以在极端环境里运作的无线跟踪系统,这样就将上述的问题很好的解决了。这一系统很灵活,两位研究员像其他科学家一样借助了开源技术来避免从头开始创建基础系统架构。他们所使用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就是被称为 Contiki 的开源操作系统。

Contiki 是开源的一个真正的推动者,因为它允许我们在不同的硬件平台之间做一些快速原型设计和简单的转变。”Markham说。

Contiki 的特性

Contiki 的知名度其实远不及 Windows、OS X 和 Linux,但是10年之后的情况谁也说不准,说不定 Contiki 就能成为黑客、学者和公司用来构建网络连接设备,例如传感器、追踪器和基于网络的自动化系统。很多开发者现在很青睐这个操作系统,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轻便、免费和成熟。它为那些迫切想要给用户创造物联网的网络连接设备的开发者和企业提供了适时的平台,也根本不需要花时间去开发网络连接设备所需要的底层操作系统。

Contiki 真正被人接受的最大原因可能是它体积很小。Linux 需要一兆字节的内存,Contiki 只需要几千个字节就可以运行了。Contiki 的发明者 Adam Dunkels 已经尝试着将整个操作系统,包括一个图形用户界面、联网软件和一个Web浏览器融合到一个小于3万字节的空间里。这么做的理由是它将更容易在小型的、低能量的芯片上运作。

选择Contiki 的原因汇总

  • 存储器分配
  • 全IP网络堆栈
  • 能量提示
  • Cooja网络模拟器
  • 硬件平台
  • 动态加载模块
  • Coffee flash文件系统
  • 回归测试
  • 构建系统

Contiki 的广泛应用

Nest 是一家网络连接温控器公司,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被 Google 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此举被认为是对 Internet of Things的重新定义。Dunkels 认为,许多公司多年来都在使用工业和楼宇自动化方面的网络连接设备。你所看到的像 CES 这样的消费的产品,其实它们在很多方面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很多消费技术公司现在都开始拥抱 Contiki ,比如Nest 竞争对手 Tadoas 所生产的聪明灯泡LiFX也使用了这款操作系统。

Contiki 的未来

Contiki 于2003年开发,其根源可以追溯到Adam Dunkels 在瑞典Malardalen大学计算机系做学生时代。在2000年的时候,他那时正在从事一个项目:使用无线感应器追踪曲棍球球员的身体特征,并展示在大屏幕上供观众观看。

Contiki 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遇见像 Microsoft 这样的竞争对手,因为后者最近已经对外宣布了用于Internet of Things的 Windows,但是即使 Microsoft 的新操作系统对小于9英寸大小的设备免费,也不意味着开源。不过话又说回来,Contiki 也是拥有11年的领先发展历史的,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为了使传感器正常工作,Dunkels不得不编写软件使这些传感器与计算机网络进行交互。他把生成的代码称为LwIP(light weight internet protocol 轻量级互联网协议)。虽然LwIP至今仍然用在许多微控制器和其他产品当中,Dunkels认为它目前还不够轻。2003年,他创建了microIP,后来逐渐演变成Contiki。这个操作系统在研究者和爱好者的眼里可谓是一炮走红,近年来吸引了商业用户包括Rad-DX辐射探测设备和Zolertia噪声监测系统的注意力,渐渐地成为了商业用户的宠儿。

写在最后

为了帮助支持使用量迅速增长的 Contiki 操作系统,Dunkels 放弃他在瑞典计算机科学研究所的教授职务,创建了 Thingsquare——一个专注于提供Contiki设备云后端服务的初创公司。其理念就是希望开发者可以通过他们的智能手机和网页便捷的链接到他们的硬件设备上。Thingsquare负责管理服务器,提供所有需要的软件来管理Web上的设备。

原文来自:W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