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智慧政务可以说是属于当前智慧城市总体建设规划的大范畴,也可以说是传统的电子政务朝政务云或智慧政务的发展和演进过程。要搞清楚智慧政务就必须要先明白传统的电子政务。

从2002年开始国家就大力发展各省市地方的电子政务建设,包括三金工程,政府内部各部门的业务系统,办公自动化,政务公开门户等多个方面的内容。那如何来理解电子政务应该包含的内容,个人觉得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是政务本身的业务信息化,一个是办公和基础管理的自动化,还有就是对外信息发布和服务民众。所有的电子政务类系统都应该涵盖在这三个大范畴内。

对于传统电子政务建设,其核心存在的问题主要还是大量重复建设和投入,导致资源共享难;大量的建设的业务系统和信息孤岛,导致业务互联互通难,业务协同难。基于传统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那么核心就是资源集中化和节约化,提升资源利用率;服务共享化和协同化,实现业务协同。前者刚好是云平台的思路,而后者正是SOA和服务共享的思路。抓住了这个,就明确了政务云建设的关键。

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曾经在电子政务云建设的一篇文章里面谈到,电子政务建设和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反映在多个方面,但集中起来看,主要有“三难”,即资源共享难、互联互通难、业务协同难。

在电子政务建设中要遵循三个基本准则:一是要通过运用信息网络技术,解决社会活动中的一些重大问题。二是提高政府的信息能力,包括改善政府的宏观决策,提高政府规范经济秩序的能力、公共服务能力以及信息安全能力等。三是构建系统共享原则。电子政务构建的各种应用系统只有能够实现资源共享,才能真正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与此同时,要通过电子政务实现政府管理活动的三大转变:一是政府功能的转变:即由注重政府内部办公效率提高到注重政府整体效能和履行政府职责的转变;二是建设思路转变:从各自为政到跨部门共享;三是建设模式转变:由分散建设到集约化建设模式转变。

在整个“十二五”期间,我国的电子政务建设和发展的总趋势可以概括为十个字,即整合、互联、共享、重构、效率。所谓整合,就是对已有的应用系统要进行深入整合,实现重点业务领域的跨部门协同;所谓互联,就是要克服条块分割,加快实现互联互通;所谓共享,就是在整合、互联、协同的基础上,提高信息资源共享的水平和能力;所谓重构,就是按照政府组织体系的调整,重构一些重大综合应用系统、特别是面向公众的一些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的系统,提高政府公共服务能力和社会管理水平;所谓效率,就是要提高电子政务的资金使用效率,特别是要大力推进国产化水平。

按照这个思路,可以看到电子政务朝政务云的转换过程,完全类似于传统集团型企业各种已有信息化业务系统朝企业私有云转换的过程。而转换的核心就是在于将传统的分散割裂的业务系统建设转换为平台+应用的核心构建模式。在这里的平台核心就是云平台,而云平台又要解决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资源本身的集中化和按需提供,符合集中节约建设思路;而是基于资源层集中化,构建整合的共享服务层,共享服务层解决传统业务系统能力相互割裂和无法协同的问题,真正将已有业务系统中对外需要协同的能力以服务的方式暴露出来,实现基于全业务流程的互联互通。

在这里要注意,传统的电子政务已经建设多年,在电子政务云的建设过程中不是推倒重来,而是整合+重构的思路,既要充分的利用已有的各种建设资源,又要随时考虑已有资源的重构和服务共享。从业务目标上来说就是最大化的降低的成本,同时实现高效的业务协同。所有的技术都为这个统一的业务目标服务。

在电子政务资源层的建设过程中,重点考虑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物理资源,一个是数据资源。对于物理资源的重点是云数据中心,基于虚拟化资源池的弹性计算,基于业务系统需求的应用自动部署和分布式动态调度。对于数据资源则重点是基于传统电子政务中的人口,法人,GIS,宏观经济四大基础库构建集中化,高度共享的大数据库平台,实现基础数据的集中化管理和治理。

在服务层建设中,重点就是SOA共享服务平台,SOA共享服务平台重点是传统的数据交换平台的演进。数据交换平台本质没有解决能力暴露和能力共享的问题,并且也不关注服务的可重用性,自然无法解决重复建设问题。而共享服务平台重心是可复用的服务能力的识别,基于此才能进一步谈基于业务的服务组合。同时在SOA共享服务平台建设过程中,对已有业务系统也存在建设模式上的转化,包括我们前面文章所谈到过的业务系统建设的开发框架,环境,建设和构建模式,软件工程域,领域模型和组件化等,都是需要考虑在新模式下转变的内容。

为何提到电子政务云,由于电子政务本身建设,使用和信息安全各个方面的特殊性,都说明了电子政务云不能完全被一般云所市场化。电子政务云完全可以看做是政府部门内部的一个私有云平台。